泪染丹青

“我是肉食动物,我会捕杀弱者,这是自然界的法则。兔子吃草,狼吃兔子,你能说兔子不对,说狼犯罪吗?”

——玖月晞 亲爱的弗洛伊德

她耐心等待了很多秒,他才抬起眼眸看她,说:“我在想一个数字,猜对了我就教你。”
“就这样猜?”甄意纳闷。
“嗯……”
“......”
又过了10秒,言栩想了想,决定好心给点儿提示:“我想的数字在2和4之间。”
甄意立刻道:“是3!”
“真遗憾。”言栩低下头去了,“我想的是2.8284271247462......”他在甄意惊愕的目光里说了几十位数后,道,“嗯,也就是根号√8。”
甄意:“……”
她抬头望住言格,你弟弟这么萌贱,你真的不知道吗?

——玖月晞 亲爱的弗洛伊德

你不知道,你对我,像全世界一样重要。人生的最后时刻,当然要用百分之百的热情和你快乐地过。

——玖月晞 亲爱的弗洛伊德

满满一室书籍,皆是为她而写。 他从来不会说情话,只会一字一句,一言一语,平淡温和地记录她或快乐或窘迫或难过或振奋的话语,从此,篆刻下那话语里她流光溢彩的少年时光与青春。 只是,在每天一篇记录的最末,以最安宁的字迹写下他的心情,或许有稍稍的悸动,或许有淡淡的失落,或许有浅浅的期盼,写出来,却最是朴实无华—— “今天甄意忙,没看见甄意。” “今天看见甄意了。” “今天甄意没有回来。” 她呆呆靠在书架上,望着窗边的书桌,一桌一椅一盏灯,在秋风的吹拂下沉默而清隽,像坐在这里写字的那个人。 笔架上悬着几只小毛笔,桌子上干干净净,一座砚台,一条长墨,临着夜风,木棱支着窗子,外边是无尽的黑夜。 依稀看到,12年前,那个白衬衫的,不会说话的少年,就坐在那里

——玖月晞 亲爱的弗洛伊德

没有是非观念的孩子,是这个地球上最可怕的生物,他们有好奇心、行动力、破坏力以及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。

——玖月晞 亲爱的弗洛伊德


我自倾情,你且随意。没关系,我不会生气。

——玖月晞 亲爱的弗洛伊德


他目色隽永,缓缓地实话实说:“这世上,我只喜欢两样东西,星空和甄意。一样因为你,一样就是你。

——玖月晞 亲爱的弗洛伊德